您当前位置:上海禧御篷房技术有限公司 >> 行业动态 >> 浏览文章 >>

临海帐篷制造业之困:坚守还是转型


时间:2015年12月18日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佚名 点击:
[导读]:
谁都不曾想到,2008年的汶川地震,让原本并不起眼的帐篷制造业突然有了起色。之后的几年,这一行业突飞猛进,特别是近年来户外休闲旅游兴起,让帐篷进入更多人的视野

    谁都不曾想到,2008年的汶川地震,让原本并不起眼的帐篷制造业突然有了起色。之后的几年,这一行业突飞猛进,特别是近年来户外休闲旅游兴起,让帐篷进入更多人的视野。
    照理说,这本该是帐篷制造业的春天。
    然而,在临海,经过“大踏步”式发展后的帐篷制造业,却面临一场“大浪淘沙”式的行业洗牌:几家大企业在价格战的拼杀中回过神,开始了从“拼价格”到“比服务”的转型,而一批小企业则为了自己的盲目投资和无序扩张付出代价而渐次倒下。
    整个帐篷行业都充斥着洗牌期的迷茫,许多问题横亘在大家心头:未来市场究竟怎么样?到底是坚守还是转型?坚守,怎么守、守什么?转型,如何转、又转到何处去?
    浪尖起舞
    11月6日晚6点,临海大洋街道桑园村村民靳菊芬匆匆吃完了晚饭,交代丈夫说,她晚上去厂里加班,预计会很晚回家。
    最近,靳菊芬每天要去自家附近的欧倍德工艺品厂帮工,不光是她,还有几十个工人都在加班加点。一批帐篷要赶在本月10日前运到宁波码头,再漂洋过海送到美国。
    “现在帐篷什么的效益不好,很多厂子都开不下去,我之前在的那个厂也倒了。”靳菊芬说。
    但对她来说,值得庆幸的是现在正值旺季,附近小企业陆续会有一些小单,有时员工忙不过来就会喊熟人帮忙,“我也不知道要忙些什么,做完一单算一单吧。”
    在距离欧倍德不到两公里的地方,是在当地颇受好评的瑞泰休闲用品公司,尽管门口还竖着硕大的广告牌,但厂区内却再没有往年机器满负荷运转时的场面。记者拨打相关负责人的电话,却始终无人接听。一旁路人告知记者,这家厂不久前已停产。
    往年的10月份,是帐篷制造业一年中的黄金季,然而今年,阴霾却一直笼罩着这个行业。一些企业反映订单量减少,而另一些企业则是悄无声息地停工了。在这个“圈子”里,不少企业主,尤其是小企业主,对今年形势有点悲观。
    “生意不好做。”这是接受采访时,台州市科创帐篷有限公司杨姓负责人说的第一句话。他告诉记者,今年外贸订单利润下降,而内销订单本来就不多,现在数量还在减少,这对于这些本就捉襟见肘的小企业来说实在难捱。
    该名负责人透露,资金短缺是近来本行业重要的制约因素,而部分企业主跑路引发的信任危机更让行业有些风雨飘摇。
    “整个行业总体在走下坡路。”临海市休闲用品行业秘书长叶玉阶告诉记者,从海关的数据来看,今年1-7月临海休闲用品行业自营出口下降了8%,外贸形势整体不甚乐观。
    他认为,在目前情况下,当地的帐篷企业多是踩着浪尖起舞,一个大浪扑来,很多实力不济的企业就会被淘汰掉,“未来几年,这个行业规模会萎缩,这是一个重新洗牌的过程。”
    肩扛“大山”
    曾经辉煌的行业为何变得如此不堪?
    “劳动力价格上升带来的成本压力太大了。”在问到如今面临最大的难题时,几乎所有企业的负责人都提到这点。记者在走访过程中发现,这几年人工成本普遍上涨,已成为大部分受访企业的“不能承受之重”。
    据了解,帐篷由篷布、撑杆等几部分组成,要经过缝纫、喷涂、焊接、组装等多道工序,需要靠大批人手才能完成。这是个不折不扣的劳动密集型产业。
    “这三年来,劳动力价格最起码上升了10个百分点。”浙江天吉旅游用品有限公司内销部副总王晓亚介绍,除工资外,随着国家社保政策的完善,公司在社保方面的支出也大幅上升。尽管公司目前运行良好,但各种成本上涨还是让企业倍感压力。
    此外,近几年,欧美等主要出口地区设置贸易壁垒,对进口帐篷的篷布、金属杆等提出更高要求,迫使企业采用更加昂贵的安全、无毒、环保原材料,无形中的生产成本和检测费用也成了不小的负担。
    与成本增加相对应的,却是产品利润变薄的难题。临海亨达工艺制品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李志勇介绍,帐篷业经过十多年的发展,在国际市场上价格相当透明,在下订单约价时,外国客商会自己估算成本价后,再添部分加工费上去,所以这一行业根本没有暴利这回事。
    叶玉阶也透露,帐篷行业本来就稀薄的利润被不断上涨的成本“吃掉”,很多企业主要赚取的是出口退税部分,“大企业走量,可以薄利多销,但小企业没那么大量,就扛不住了。”
    气候未成
    帐篷行业的现状,让不少企业主都忍不住回想起,那似乎还不曾走远的“春天”。
    在1990年春季广交会上,临海人凭借着太阳伞,从外国客商手里挖到第一桶金,从此撕开一道口子,把休闲产品成功打入国际市场,并在本地逐渐衍生出帐篷制造业。
    十几年过去,这个“舶来品”在临海扎下根来,如今全市拥有户外休闲用品及相配套的大小企业达到1000多家,大多有生产帐篷或是相关配件。据业内人士估算,2013年整个休闲行业产值达200多亿元,帐篷的产值约莫占了其中的1/3。
    临海主要生产汽车帐篷、广告帐篷、遮阳蓬等户外帐篷,95%以上产品出口国外。然而,在外贸形势不景气的情况下,也有人提出设想:国内市场会不会是一片新的蓝海?
    在国内,整个帐篷产业一直声名不显。这个不起眼的产业为人们重视始于那场天灾——2008年的汶川地震。在那一年的救灾中,很多人都记得,企业争相向灾区捐献帐篷的情景。当时,正特、亨达、利德等一批临海休闲用品公司也召集工人,连夜赶工,捐献了数千顶帐篷,成为一时佳话。此后,国家有关部门追加订单,正是在这种特殊的情况下,临海帐篷业的触角伸入了国内市场。
    但几年后,生产救灾帐篷毕竟不是长
    远之计。临海正特集团的内贸部经理李冬华告诉记者,他们虽然有生产救灾帐篷,但所占比重很少,“非常得少。”
    他介绍,救灾帐篷归民政部统一管辖,每年以招标的形式发放订单,虽然利润丰厚,但一年销量也就几千顶,不及国外市场的零头。
    帐篷种类林林总总几十种,除了救灾帐篷,国人最为熟知的莫过于野营帐篷。这几年国内户外旅游兴起,显而易见,旅游所用的露营帐篷市场在扩大,意外的是,业内人士对这点并不看好,主要原因是“三低”,“低端产品、价值低、利润低”。
    台州高登户外旅游用品厂是一家专门生产露营帐篷的企业。该厂内贸部负责人王女士介绍,高登户外创建于上世纪90年代,至今已有近20年的时间,却在今年3月份停产,“产品外销的价格,现在跟十年前差不多,几十美金左右;但在国内,金华、广州等地的小作坊很多,他们的产品质量不好但是价格很低,严重挤压了我们的生存空间。”
    她透露,不少本地生产旅游帐篷的企业已经停产或外迁。
    “生产救灾帐篷只能当当外快,野营帐篷价值太低,其他户外帐篷在国内销量上不去。”临海亨达工艺制品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李志勇总结道,就临海帐篷业来说,国内市场短时间还是难成气候,对他们来说,外销形势虽然严峻,但依然是重头。
    内外双修
    尽管隐忧不断,但叶玉阶认为,从大环境来看,帐篷制造业的市场还是很安全的。
    在他看来,帐篷在国外属于日常消费品,更新换代速度很快,尽管整个国外市场需求萎缩,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另外,户外休闲的兴起,新市场的开拓,一定程度上也刺激了国内帐篷市场的培育,“总体来说,帐篷的市场需求以每年8%左右的速度上升,至于这块蛋糕能不能抢到就各凭本事了。”
    而浙江天吉旅游用品有限公司的策略是开拓新市场,王晓亚告诉记者,他们主要市场在德国,这两年公司已着手开拓澳大利亚市场,“德国市场的销售旺季到3月份就差不多,而澳大利亚的销售旺季刚好是德国的淡季,这样我们可以错峰生产,一年四季都是旺季。”
    李志勇则认为,苦练内功,保住原有的蛋糕才是真正的当务之急。他介绍,为了巩固原有的市场,2012年,亨达在美国成立了一家外贸公司,以及时解决售后服务问题以及深入挖掘新市场,“以价压价只会导致价格战,最后一损俱损,我们更要在服务上下功夫。”
    与此同时,他们还和沃尔玛等一些大型商超建立合作关系。“现在我们正在接洽优质的客源,像沃尔玛这样大公司的一个单子,就够我们做几个月了。”李志勇说。
    除此之外,有些公司还加快“机器换人”的脚步,希望借此缓解劳动力成本带来的压力。
    叶玉阶说,要发挥临海帐篷行业的自身优势,企业不能只抱着“有单就做,无单就算”的想法,应该积极开拓市场,同时也要苦练内功。“我们的成本优势确实不比越南等地,利润也薄,但临海有较为完整的产业链.



下一篇:听说明代老桥要拆 南京高淳村民搭帐篷守护
上一篇:搭帐篷应怎样选择营地